随时弃坑也不奇怪的学生狗,脑洞批量生产,请叫我挖坑小能手_(:зゝ∠)_


焰铭 03(完结章)

这是一个讲述一位无名女审接手灵铭为“焰”的黑暗本丸的故事。这也是一篇很短的,简直算语无伦次的我流刀剑同人,因为想好了新的后续篇章,第四章会画蛇添足,所以预定好的第四章不写了,把第四章的开头放在第三章末尾并进行修改重发,然后完结掉,之后直接开新文。

预警如下
*黑暗本丸有
*碎刀有
*半暗堕有
*女主角非fen审
*男审视角略放飞
*因为某些原因,这章不打cptag
*人物角色tag随每章出场人物改变
*完结章,可能还会修改
*想不起来还有啥预警了,有想到的请告诉我
可以接受的话let s go
↓↓↓↓↓↓
  “对不住啊,主上。”
  审神者抬起头,笑容不减,加快了灵力的输送。
  石切丸为什么对她说这种话?没有成功进去王点?没有拦住金底敌枪?没能将对付的敌军一刀毙命?还是……
  “为什么主上还是不肯说出名字?您警惕别的刀剑,对我和三日月两个老人家总没有关系吧。”
  不。
  审神者只是笑,开口说出和脑子里想的完全不同的话。
  “我,真的说过名字的……好了,石切丸修复完毕,请尽量不要再受这么重的伤,就算是希望我死得更快也……会痛的。”
  时间溯行军再她身上留下的腐蚀伤还没有净化,审神者感到一阵阵晕眩,只能尽力用笑容掩饰着疲累,并没有注意到大太刀复杂的眼神。那里面包含着愧疚,愤怒,自我厌恶,还有一丝善意,最终沉淀成浓重复杂的欲望。
  不能相信任何刀剑,把名字交出去的下一瞬必定是她的死期。
  “那么下一位,【乱藤四郎,来手入室】。”
  除去净化必需,还能治疗一振刀剑,于是审神者用言灵命令重伤的乱藤四郎。她头很晕,耳中尽是杂音,和她擦肩而过的石切丸似乎说了什么。
  “停……”
  她只当听错了,她也确实没有听清。
  
  “我说,你就算跟我过来也查不到你家主上叫什么的,再说我早就告诉你了。”看着邻座对现世饮品十分好奇的青发男子,大辅有点头疼,“而且我是来相亲的,你知道相亲是什么吗,相——亲——”
  声音吼得有点大,周围的侍者全都投来微妙的眼神,然后一位非常可爱的女侍者壮着胆子无视这位奇怪的客人,给他邻座的优雅男性续杯咖啡。
  “我知道的,相亲,就是现世人类延续至今的,在男女双方步入婚姻之前的重要传统礼节。”
  “百度都会用你很了不起诶一期大兄弟……不对这不是重点。”二十二年人生中从未被女性主动追求过的大辅对女侍者的媚眼恨得有点牙痒痒,“既然你知道相亲是啥,你就能不能不要坐我旁边——不是,你看烛台切总是我过命兄弟吧,还是我要求他过来的,他都很自觉地单独找了个座。”
  “据我了解,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相亲有朋友陪伴,都是一件十分正常的事情。”
  一期一振笑容十分得体大方,让大辅产生一种想一拳揍上去的冲动。现在唯一能给他安慰的事估计只剩下他刚被第一个相亲对象放了鸽子。所以,沉浸在该用什么不是脏话的词汇骂回去的大辅错过了一期一振的下一句话。
  “——有把你当兄弟。”
  啪叽——
  “非常抱歉,这位小姐,结账时我会赔偿。”
  不远处座位的烛台切光忠打碎了一个杯子,棕红色的饮品跟碎瓷片洒了一地,白衬衫打湿了一大块。他趁着向女侍者鞠躬道歉的时候望向自家主上,神色有点晦暗,狠狠瞪了一期一振一眼。
  “得,我就不该给他穿我那件最贵的……你刚才说啥?”
  “什么都没有,以及,似乎您的相亲对象来了。”
  回过神来大辅才发现对面座位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一个拿着菜单的女孩。那女孩作巫女打扮,绯绔上绣有某种像是家徽的暗纹,身材十分娇小,站起来怕是不到大辅胸口。她一头白发极长,在腰的位置折叠往上绑成个大圆环,右手被袖子遮住,隐约看见缠着墨蓝色的数珠。
  “焦糖玛奇朵,提拉米苏,布里欧。多放生奶油,要做甜,一定要甜,双倍甜。至于结账——”小巫女指了指店面角落的位置,“找那个人付,给他随便来一杯什么,他要是嫌弃了,跟我说,他不敢的。”
  顿时,大辅第一次感觉到身边的一期一振僵了一瞬。在此之前这太刀的气场一直优雅从容,各种方法拐着弯逼问他主上的真名同时还能十分享受地品尝现世甜点。出于好奇,他也顺着一期一振的视线看过去——
  “我亲爱的奶奶哟,你给我介绍的相亲对象都是些什么人……”
  大辅不认识那个光看发型就十分骚包的肌肉兄贵,但灵视一开,他就认识那稀有到让所有审神者都跪着求的刀纹。
  “千子村正……说好的还没实装呢?”
  “不用理他。”
  “哈?”
  巫女说话的时候板着一张脸,完全看不出来情绪。
  “我说不用理那个家伙,他自己要来的,没有人要他来,所以不用理他,让他待着,他请客,钱他来付。”
  “呃……好吧。”
  “你是神久夜,我见过你,你登记审神者的时候我就在房间里面。目前灵力潜力值A+,开发程度B,35刀帐齐全。”巫女理理头发,就这样开始背起大辅的资料,明明还是板着脸,大辅却从她脸上读出来“我很满意”四个字。
  “我叫荆姬,义父给我起的名字,对,茨木童子的那个‘いばらき’……别问我为什么要叫这个,我也不知道。”
  “喂!这是能随便说出来的吗——”
  “能。说出来又能怎么样?要神隐我,他还没那个本事。”茶点上餐速度有点慢,荆姬不耐烦地用指节敲桌子,很无聊地瞥一眼大辅身旁的一期一振。
  “半暗堕而已嘛,他算个什么东西?”
  ……啥?
  大辅讪讪点头,直觉认为不能再接话下去,开始帮板着脸的荆姬催餐点,但小巫女似乎完全不打算给他这个面子。
  “我义父天天跟我吹他认识的老巫女孙子有多厉害多厉害……所以你肯定认识我,就算不认识我报灵铭你也就认识了。我义父跟我吹了那么久,怎么能便宜你?”
  大辅差点一口咖啡喷出去。
  “不姑娘你看我们估计平时也就会是个碰上了组队刷本的关系也不用太认识……”
  “我是‘罗生门之鬼’,审神者只是副业,主业是……”荆姬紧盯着沉默的一期一振,像要用视线在他身上穿个洞。
  女侍者端上来迟的餐点,荆姬还是板着脸,却像是整个人突然间被甜食点亮了。她咬一口布里欧,餐刀又指向神色晦暗不明的一期一振。
  “——主业是,等这种家伙变黑了就当场干掉他。”
  
  女孩从图书馆回来,在朋友的嘲笑中借了一堆意义不明的书。
  “你什么时候也信阴阳术这种东西啦。要半夜诅咒谁?”
  再三强调是有用的也没人信,女孩干脆放声大笑任人猜测,就是不说话。
  回到家里突然发现门虚掩着,女孩十分吃惊,是自己出门前没有锁门吗?还是进了小偷?
  “主,她回来了。”
  走进屋子里,女孩看见一个眼熟的男人坐在她家客厅沙发上,男人看见她进来,对着里面的卧室喊了一句,声音有点有气无力。
  “你是谁家的宗三?你家主人怎么让你随便撬门进来。”
  宗三左文字冲着女孩提了提嘴角,没有说话。
  “我和宗三才没有撬门!明明是你自己没锁!”卧室里冲出来一个身材矮小的长头发小孩子,身高还不到女孩的腰,看上去绝对不超过小学年纪。他穿着繁琐厚重的黑哥特,戴着巨大的红蔷薇发饰,怀里还抱着一个粉色头发的娃娃。
  “小妹妹你……”
  “老子是男的!”小男孩生气地跺脚,上下打量女孩,“而且你还没死啊?要不我给你个痛快?”
  面对小男孩莫名其妙的话,女孩决定先把借来的书放放。
  “喂,不要无视我!回答我的问题!”
  “主。”一旁的宗三左文字冷静地开口,“您对陌生人的礼貌呢,无礼可不是执掌天下之人该有的品质。”
  小男孩听完,居然停下吵嚷,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手里开始不住地蹂躏粉发娃娃。
  “我名织田狩,灵铭‘第六天魔王’,副职业审神者,主职业审判员。”
  “审判员?来找我的?”
  女孩摆书的动作停下,她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职业,心里闪过不太好的预感。
  “本丸第七百八十二号,灵铭‘焰’,一年前被时空管理局纳入监视范围下,在经过四个月的监视观察之后,正式被登记在审判名单中,我和姐姐‘斩鬼人’都收到了任务通知——宗三,资料。”
  宗三左文字拿出资料,提醒般地用档案袋拍拍织田狩的头,小男孩不耐烦的表情缓和了一些,把被弄歪的头饰戴正后对着资料棒读。
  “审神者‘焰’,存在恶意刀解,逼迫重伤刀剑男士出战直至碎刀,无故封闭手入室,有意不手入重伤刀剑等恶劣行为。行为恶劣程度……恶心死了我为什么要念这个——说过多少遍了不要碰我!”
  “……恶劣程度A,本丸暗堕指数B+。”十分熟练地把挣扎不断的织田狩抱到他膝上安抚,宗三左文字接上资料,似乎背过很多遍的样子,“因此管理局派出我主为那位大人定罪,主上的长姐也为清理可能出现的暗堕刀而待命——看,主,只剩下两行字,您应该多有些耐心。”
  织田狩鼓起脸颊把粉发娃娃扔在地上以示抗议,双手又不老实地轻轻扯弄哥特手袖的荷叶边。宗三左文字叹了口气,干脆代年少的主上开口。
  “只是,那位大人为了逃避审判,在我主行动的三天前将本丸通过非法途径转让给了您,女士——这就有些难办了。”
  借来的书掉在地板上,女孩愣住了,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被发现了,被找到了……可以解脱了——她现在就想冲出去在没人的地方放声大哭,不为悲伤不为喜悦不为憎恨,就只是哭。
  ……能够,解脱吗?
  “你们要……做什么?”
  “这是我要问你才对吧!不如说你怎么还活着啊?真的什么也没被做?没有被捅被砍?没有被监禁压榨灵力?没有被侵犯?”织田狩露出一个充满恶意的笑容,“把你的名字死守好吧小姐姐,你活到现在也真是命大。”
  “……”
  “哟,不说话了?都被干过?说起碎刀肯定就是栗田口家的那群小兄弟,所以是一期一振?不不,说不定新选组派的会先动手……说起最阴人的那三日月也可能性很大啊——”
  “别说了——!”
  “为什么?我又不针对你,我针对的是‘焰’啊?”从宗三左文字腿上跳下来,织田狩走进女孩,用力掰开她捂住脸的双手。华丽的黑色裙摆拖在地上,小男孩踮脚触摸比他年长不少的女孩,笑得像个天使。
  “你要怎么办?不如乖乖抛掉这种本丸,跟我去一趟管理局,也方便我姐姐办事。”
  “诶……?”
  织田狩按住女孩嘴角,扯出一个难看的弧度。
  “反正你本丸里的刀暗堕得也不差一两振了啊,‘焰’小姐姐。”

  狐之助来到本丸七百八十二号,背上背着的包裹里装了一沓信件。
  七百八十二号是个十分冷清的本丸,长年白日为春入夜为秋,冷清自然同等于没人打扫,所以经常白天樱花瓣在泥土里残败,夜里枯红的枫叶腐烂在土地上,踩得狐之助有些时候脚底打滑。作为时间管理局与诸多本丸共通讯息的式神,什么样的本丸狐之助都见过不少,当然也见过很多像七百八十二号这样的,不知道审神者都做了些什么,推开门来也不见迎接的刀剑男士,一片死寂。
  “有谁在吗?有信件到了。”
  说真的,排开暗堕到没救的情况,狐之助最不愿意去的就是这样的本丸——没有刀剑男士给它带路,一旦审神者不在,狐之助就完全不知道该把信件和文书放在哪里。
  “是主上的信件吗?”
  一个有着高大的身形刀剑男士没有拿刀,从走廊深处出来,狐之助松了口气,连忙迎上去,它还有不少别的信要送。
  “啊,终于有个人出来接一下了,我今天可是非常忙的。”卸下包裹,狐之助叼出一个有赤红铭文的信封,“你是近侍?审神者不在的话你就代收一下,快一点,我很急。”
  刀剑男士蹲下身,抽走信件仔细端详,信封上并没有政府的公印。
  “家书?”
  “哎,是的。审神者亲属寄来的信件等物品都会先由管理局检查哦——哇!我该走了!再见,太郎太刀!”
  既然是近侍刀,信交给他肯定是没问题了,狐之助没在意那位近侍刀会把信件放到哪里,又或者是对信件做什么,他只是背着包裹急着跑去下一所本丸。
↓↓↓↓↓↓
结局肯定大多数人都没有明白,在这里提示一下,这是一封家书,有收信人署名的家书。

评论 ( 9 )
热度 ( 10 )

© 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