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弃坑也不奇怪的学生狗,脑洞批量生产,请叫我挖坑小能手_(:зゝ∠)_


朱红系列·隐没朱红 0-1

cp为鬼子黑羽×神子月白,双生子,目前存稿走向为互攻,并没有实际的车只有擦边球,自由心证,所以决定修改细节之后删除黑白tag改打双方tag
另一组cp是晴博狗

转世设定,黑白晴博四人在大江山覆灭之后的第一次转世,大天狗在那之后没有转世而是失去了记忆和大部分力量,醒来之后本能地跟着晴明博雅的转世。文章时间段里,黑白转世目前二十岁不到,晴明博雅转世目前十四五岁。
ooc肯定有,见谅,有建议十分欢迎评论区见

文章里大天狗的形象是借鉴某位忘记名字的太太画的长发大天狗,收起翅膀。

@津岛Yoshiko 这是说好的因为那个视频产生的脑洞粮,不过目前写的内容还没有到视频镜头那里,希望我能坚持写完。

↓↓↓↓↓↓
        鹤发之人哟,为神召否?
0.
  被抢走了。
  骨肉被随意拆分,灵魂被粗暴拉扯,浑身上下都在悲鸣,从每一根头发到缠绕内脏的血管,由无法触及的最深处开始怒号。但愤怒如此无用,两人紧紧交握的手指被分开,轻而易举,像织工轻松对纺线挥下梭子,断开两个物事间的羁绊。羁绊,那是多么脆弱又坚实的东西,所以一群面目可憎的家伙便轻易拆开了他们,仅仅剩下两人共享的灵魂。
  “碍事……”
  他赢不过那些人,被打得匍匐在地,丑态尽露,那些人在他的瘦弱身体上发泄愤怒和嫉恨。粗糙的砂石磨破衣服布料,嵌进伤口里,加重他承受的痛苦。但这哪里比得上灵魂感受的一丝一毫?他还是拼尽所有力气向前方伸出手,往前一点,还差一点,就能碰到——
  谁嗤笑了几声,上前几步拔出刀。
  “呜啊啊啊啊啊啊——”
  “哥哥!!”
  手被刺穿钉在地面上,他在撕裂的剧痛中听见谁的悲鸣。
  啊啊,不要哭了,谁敢让你哭得这么伤心?我来教训他,让你哭泣的人无法原谅,永不原谅!
  ……但这个人,是我吗?
  痛苦让意识逐渐远去,他强撑着不让自己合上双眼,仰望到的是什么人的嘲讽,做出侮辱的口型:
  ——不过鬼子而已。
  那个为了他哭泣的人,他灵魂的另一半,他最重要的存在,身影已经被另一些可憎的人遮挡在后面了。
  黑羽平静地从每晚的梦魇中醒来。

1.
  毕竟是十四五岁的少年,面对一群看见他斗笠下的白发就突然跪服在地上的村民,晴明有一些不知所措,博雅更是差点大呼小叫起来,被晴明一把捂住嘴。身后的大天狗更加直接,伸手把两个少年拽到后面,灵力驭着风绕上团扇。但还没等出手,他那冰冷的目光和面目狰狞的赤红面具早就吓得村民面如筛糠了。
  “榊(sakaki),用不着这样,他们似乎没有恶意……博雅?!”
  话还没完,少年武士却使劲一挣,径直跑到某个家伙的面前,大有拎起衣领拔刀细细问来的架势。
  “博雅?我说博雅啊——”
  “榊谨慎点没什么不对吧,晴明才是太过掉以轻心!”博雅还真就这么把出鞘一节的刀身往那人脖上一靠,“指不定就是什么山精野鬼披上一两张人皮等着残害路人——这世上哪有一见着问路旅者不但不防备,反而口喊神使跪下膜拜的人呐!”
  利器贴着颈子,那人吓得两股战战,不断求饶,让晴明有些头疼。大天狗见状无言地收起灵力,而团扇却也还虚虚指着这些人,似乎打算一有异动就马上把人解决掉。
  “……博雅,放下刀来,这位大叔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了,你这样也问不出什么来。”
  博雅一愣,高呼“有理”,终于肯归刀入鞘,跑到晴明这边来。晴明解下斗笠走上前去,正打算问些什么,却发现有一人早已吓得口吐白沫昏厥过去。回头一看,那少年武士被大天狗护着半个身子,却张弓搭着箭,弦如满月,箭闪寒芒,眼神锐利,正正对着这群跪服的人。
  ……也难怪他们吓得不轻。
  晴明无奈得很,只想随便找个人干脆问完,和同伴一走了之。
  “小辈晴明,不过是个行脚方士,和同伴迷路经过此地,之前的是误会,您看,我们并无恶意。”
  跪着的几人这才敢悄悄抬头,目光触及少年的白发却又猛地移开视线。
  “这么说,那两位是,神使大人的……”
  “他们也只是太敏感了些,我在这里给您赔个不是。只是不知各位为何称呼小辈为神使……”
  然而接下来却又问不出什么来了,几位起身的村民聚在一起窃窃私语,不时投来狂热的目光,一人飞奔进村子,想必是去通知能做决策的人了。还跪着的那几位则依旧口喊神使赐福,若不是博雅与大天狗神色冰冷,估计这些人是要扑过来做些什么“赐福”之事的。
  “走。”
  不打算废口舌,大天狗上前拉住晴明胳膊,准备带两个少年离开此地,问路和借宿早就成了小事。
  “?!!”
  一把农镰擦着长发钉进树干,出手的村民一脸恐惧掩盖不了的狂热和憎恨,死死盯着三人。不,是盯着晴明,或者说是,盯着晴明的白发。
  “三日……三日就好!恳请神使大人留于此处……施恩!”
  “不留!”
  博雅顿时火起,一箭射入人群,入石三分,箭尾还在打颤,逼退一群中年男人,而不远处不少青壮年正提着利器飞奔过来。
  “山野村夫,还想付诸武力不成?”
  大天狗皱了皱眉,爱宕神明之力就算散去大半,解决这些人也是绰绰有余,只是……
  “榊,榊……还记得我说的吗?不要轻易露翅膀。”晴明扯着他的袖子小声嘱咐,“羽刃一出,怕是难留村民性命。”
  “博雅,收起武器,跟他们走。”
  “可是——”
  “三日而已,正好多日露宿,就当找个地方歇脚。”抓着博雅肩膀,晴明凑到他耳边小声道,“他们人多,又无好处,何必白白浪费气力打上一场?”
  “——又或者说,我的博雅学会以欺凌弱小为乐了?”
  “?!别在耳朵边——”
  猛地推开晴明,博雅使劲揉起通红耳朵来,口一张一合,最终却什么也说不出,只能收起弓箭与长刀一甩袖,置气一样地向村民那边走去了。
  然后假装不在意般回头的少年武士对上同伴们忍着笑和假装平静的脸。

欢迎各位评论区讨论ヽ(゚∀゚)ノ

评论 ( 14 )
热度 ( 51 )

© 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