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弃坑也不奇怪的学生狗,脑洞批量生产,请叫我挖坑小能手_(:зゝ∠)_


移情

cp不知道是黑白还是白黑,以及标题并不是移情别恋的意思。
并不知道有没有后续,文力很差,短,ooc绝对的

        过了多久呢?地府没有所谓的时间观念,每日里死去的魂灵被黑镰拉扯,缠绕上雪白的招魂幡,趟过冰冷的忘川水,饮下孟婆递过来那碗混浊的药汤——
        于是那数不尽的前尘过往便随着忘川中冷到骨髓的湿气一同烟消云散了,而没有记忆的虚拟身体,依旧冷的发颤。
  注意到的时候,鬼使白已经很久没有听见“弟弟”的称呼了。
  “鬼使白,闭上眼睛,不然怎么画眉?”
  眼前的人依旧是笑着,扶着自己的脸,手持一只眉笔。温柔遮盖在他浓重黑色的眼线和唇彩下,提醒着他早已死去数百年的事实。
  不想看见这个笑容,鬼使白闭上眼睛,任由冰冷的眉笔在眉上轻轻勾画。
  “嘴唇,张开些。”
  下巴被捏住,带有奇异香味的红唇彩在鬼使白的唇上晕开,给无血色的妆容带上一点活人意味的色彩。
  然后更加地明白他已经死去。
  “好了。”
  睁开双眼,鬼使白看见他刚刚合上化妆镜。
  “走吧鬼使白,该去工作了。”
  扛起巨镰,他笑了笑,然后转身走出房间。
  【哈哈,你看我家弟弟好不好看——诶,弟弟你别走那么急】
  鬼使白从某个时候就持续着没有结果意义的思考——他有多久没有在手镜里看见自己的脸了?
  他只还记得刚才温柔地给自己上妆的人,曾笑嘻嘻地炫耀自己帮某几个阴阳师转生的时候逃了孟婆姑娘的票。
  持续着无意义的思考,鬼使白拿起招魂幡出了门,那个人的身影在无一丝光亮的远处还能见得到一些。
  
  
这篇的主要内容是想写,假设小白过于冷淡,然后有一天小黑对小白的执念变淡的情况,非刀,只是想写写看这样的情况

评论
热度 ( 26 )

© 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