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弃坑也不奇怪的学生狗,脑洞批量生产,请叫我挖坑小能手_(:зゝ∠)_


【all叶】∞night 1

这里是七月,表示因为脑洞太大所以又开了一个坑_(:зゝ∠)_

这次的梗是VOCALOID8人合唱的系列曲night系列,原作者是BE狂魔一滴P【什么鬼

反正我是尽量会给大家一个广义上的HE的,请不用太担心,我从不写BE那玩意,要写也是写H(hell)E(end)嘛【括弧笑

 

叶修咬着烧得只剩滤嘴的香烟,双手在键盘上完成了最后的操作,将完结的剧本保存。修长的手指拿过一旁的烟灰缸,眼睛扫过墙上的挂钟,发现挂钟的指针不知何时已经停了下来。没在抽屉里找到电池,叶修搔搔脑袋,摘下挂钟走出房间。

外面早已是凌晨,正处于盛夏的天空甚至微微露出了鱼肚白,叶修瞄了一眼指针停下的位置,将香烟的滤嘴扔进垃圾桶。

“十一点......五十七分么。那现在几点了——喂,沐秋!你那边有挂钟电池没?”

苏沐秋将房间门打开一条缝隙,侧身让叶修进来。他将门轻轻关上,指了指墙的另一侧,摆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阿修小声点,沐橙睡的正香。”

趁着苏沐秋翻找电池的空档,叶修坐在苏沐秋的电脑前,翻看着青年正在编写的新剧本,这似乎是个悬疑向的故事。全剧讲述了一个手拿邀请函的年轻村姑在森林中迷路后留宿于老旧的公馆,公馆主人一家设宴欢迎,却被村姑发现公馆诡异之处的故事。剧本未写完,却高潮迭起,文档停留在第二幕末尾的那一页——闯进公馆地下室,看见地下室里成堆棺材的村姑陷入癫狂,她摘下停摆时钟的尖锐指针,杀死了公馆主人一家七口,企图逃出公馆——而这可以直接作为结局也不为过的高潮剧情,却还只是全剧本的第二幕。

“呵,才第二幕就这么屌。”叶修摸了摸衬衣口袋,烟盒已经空了,他顺手拿起苏沐秋桌上的巧克力,漫不经心地剥开糖纸,“沐秋大大心真脏啊。”巧克力扔进嘴里,叶修夹着小巧的包装纸晃了晃,”没想到竟然能看到专写治愈小剧本的沐秋大大也会写黑暗向悬疑剧哈,啧啧,这得摧毁多少少女心啊你说说,人都死绝了才第二幕结束你是要闹哪样?剧透个呗沐秋大大,你看哥牺牲一下色相行不?我看这故事发展,那小村姑最后结局非得自捅不可哈。”

苏沐秋正把换好电池的挂钟放在桌上,闻言苦笑一声。

“是沐橙说想看......你说谁心脏啊你!我记得阿修你那个结局无人生还的剧本到尾声了不是?”苏沐秋不满地撇撇嘴。

“唔,完结了。刚码完的,还热着呢——在美色面前真的不考虑剧透一下么沐秋大大?”

“......我怎么说也是个有职业操守的剧作者——嘛阿修你色诱的话倒是可以考虑。”苏沐秋凑上前,与叶修交换了一个巧克力味的深吻。

与叶修同居数年,苏沐秋早就尝遍了心上人可口的身体,也明白自己心心念念的的人与某几个后辈有着不清不白的关系——但那又怎么样呢,和叶修同居了十年的人可是自己。

“有一点你猜对了。”苏沐秋把眼神开始迷离的叶修推倒在床上,在他耳边轻轻吹气,“那个女主角啊,最后会把锐利的分针捅入自己的心脏,她其实没有杀一个人。”

耳边的低语让叶修打了个寒战,几个猩红色的片段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叶修猛地推开苏沐秋,跳下了床,躲过了想抚上自己胸口的手。

“呵,这么饥渴,你是有多崇拜哥。”叶修从口袋里掏出一封典雅的邀请函。从信封看出,这封邀请函已经十分老旧了,连纸张上精美的花纹都有些许褪色。“今天不行,晚上我得去赴个宴。”

“谁会崇拜你这个宅男!”苏沐秋失笑,“好吧阿修,今天就先放你下我的床……记得早点回来,小心拖稿了。”

“都说了,那个剧本哥完结了。”叶修领着挂钟打开房间门,又像想起什么似的回头,“对了沐秋,结局哥回来能看到不?改改成不?悬疑向的剧本哥还是比较喜欢HE哈。”

 

“……无聊。”周泽楷把玩了一半的扑克丢回茶几上,往沙发上一靠,头顶一小撮翘起的头发垂了下来。

“是啊,明明是难得的红色满月,却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王杰希合起书,预期略带遗憾,“不过根据我的占卜,‘特别’的事情,也就是这几天了。但果然还是希望——文州,兴许就是今天,不准备一下?”

“那也不急。”喻文州仍在不紧不慢地擦拭着装饰用的盔甲。

“但是好无聊好无聊啊队长!在这屋子里闷不透气的不管等什么都好无聊好无聊啊!队长我跟你说过没我最讨厌等人了,因为真的好无聊好无聊啊无聊得就像是马上要死掉一样啊……你说是不是队长队长……”黄少天一开口就滔滔不绝,喊着无聊,眼睛期待地盯着窗外。

“不过今天的月亮真的好圆和以往的月亮都不一样诶,还是红色的虽然没有麻辣烫酱料的颜色红但也很漂亮诶是不是啊队长?队长我跟你说上次吃的麻辣烫超好吃的那个辣椒酱好像还是外卖店家特制的特别辣简直超赞的,不过队长你好像不太喜欢吃辣椒酱的样子真残念……诶你们说除了‘特别’的事情会不会真的会有特别的客人来玩啊,要是来的人是个吸血鬼就好了我一定要向他推荐那家店的麻辣烫简直超好吃,诶不对吸血鬼会喜欢吃麻辣烫么,队长队长你有在听么……”

“哼。”韩文清重重的放下茶杯,对魔音灌耳不予置评,坐在他对面的张新杰擦了擦眼睛,“不会有外来的吸血鬼出现在这里。”

“也有可能是狼人也说不定啊。”江波涛苦笑着收拾茶几上的纸牌。

“电锯狂魔。”周泽楷眨眨眼,头顶呆毛晃了晃。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周泽楷你昨晚绝逼又在看恐怖电影电影有本少帅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电锯狂魔什么鬼……”

“少天,安静。”喻文州微笑着把拧干的抹布塞进了黄少天的嘴里。

“呸呸呸我说队长你还真下的去手这抹布一股子肥皂味儿……”

敲门声响起,声音不大,却像是敲在了每个人的心上。周泽楷立马坐直了身体,坐姿端正,呆毛翘了起来。江波涛收好扑克站了起来,倾身帮单纯的青年整理好胸口的领巾。王杰希把书放回书架,从书架顶端拿下了贵重的熏香蜡烛。黄少天扔下抹布急忙地跑向储物柜,翻箱倒柜想找出最好的红茶。韩文清依旧坐在单人沙发上,双眼紧紧盯着门口。张新杰倒掉凉透的杯中茶,抓住桌布一角整了整。喻文州走向玄关,脚步声略为急切。

因为是“特别”的事情。

“对不起哈,一不小心就把路迷了,一晚就行,留哥一宿呗。”

 

好无聊好无聊啊,无聊得好像马上就要死掉一样。

双子姐弟扯着女仆的袖子撒起了娇,大小姐看着弟妹们,宠溺地笑了笑,陪着三人一起玩起了扑克。管家把今天的报纸拿给男主人,给女主人换上新鲜的热茶。

呐,难得今天的月亮这么漂亮,就没有什么特别的,有趣的事情吗,比如客人什么的。

敲门声在这时响起。

都这个时间了,到底是谁,有什么事来拜访呢?

管家在男主人的示意下打开了门。

真是抱歉,一晚就好,能留我住一宿吗?

门外站着的,是一位绑着双马尾的乡村姑娘。

——节选自《Bad∞End∞Night》第一幕第二小节

 

——word统计,全文字数2438

评论 ( 14 )
热度 ( 26 )

© 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