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弃坑也不奇怪的学生狗,脑洞批量生产,请叫我挖坑小能手_(:зゝ∠)_


群内点梗

急刹车,不到1000字,少爷左轮→黑执事作哥,作哥冷漠.jpg表示他只想早点完成左轮的愿望结束契约好回地狱过平静的生活,左轮表示比起啪他更想谈恋爱。
↓↓↓↓↓↓
        “这也是您愿望的一部分?”
        游作默然地看着左轮,孔雀石的眼睛里闪过意味不明的光。
        左轮盯着他的恶魔,他在少年恶魔的眼睛里看见了不愉快。
        “我明白了,作为一介执事。”
        解开袖扣,略显纤细的手腕下隐隐透出青色的血管,再是松开固定领结的胸针,游作停顿了刹那,顺势解开温莎结。洁白的领巾和镶嵌着蓝宝石的金属一同落到羊毛地毯上,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脱下鞋袜,漆黑的执事外套也落在脚边,少年模样的恶魔松了松一直以来都紧束的领口,拉开到可以看清锁骨的程度,脸上没什么表情。左轮的眼神在游作脖颈和手臂的两处白皙间游移,喉结动了两下,按在床单上的手背浮现青筋。
        “……游作,过来一些。”
        少年恶魔应声向前一步,突然,那个被他称呼少爷的青年迅速伸手拽住他的衣领,他被迫弯下腰和青年双唇相交。游作以为自己的契约者会更进一步深入,他安静闭上双眼,却感觉到和他紧贴双唇的人在低声地笑,那份无奈又愉悦的感受通过相贴的唇,似乎传达到了游作的内心深处。
        他从未主动窥视左轮少爷的内心。
        “果然,这样十分无趣。”
        游作不明白面前这个人在想什么,也没有兴趣知道。维持着嘴唇相触碰的姿势,游作淡漠地开口:
        “请放手,少爷,您太过用力,衬衫会起皱的。”
  左轮将唇舌深入的举动作为给出的回应,堵住了恶魔接下来不合时宜的话语。他意外地发现游作动作十分生涩,自己舔舐他的齿列时,少年恶魔柔软的舌头都僵在了那里,这让左轮松了一口气,笨拙地继续他的初吻。他撑着床,松开游作的衬衫衣领转而扶住他的后腰,又尝试勾住他的舌头到自己口中吮吸。正同自己所想的,游作纯净得不像是个恶魔,他很快就因为舌头被吮吸的感觉僵住了腰,又在舌尖被咬住的时候小幅度地挣扎,浑身颤抖了起来。
  两人分开双唇,溢出嘴角的唾液牵出一根细丝。左轮看见游作颤抖的嘴唇断断续续呼出热气,和脸颊一样染上更加有人类气息的血色,像绿宝石一样总是透彻的双眼如今变得有些浑浊。可他的恶魔执事还略显稚嫩的脸上,淡漠制成的面具依旧完好无损,这让左轮露出苦笑来。
  “该是准备晚餐的时间了,去工作吧,游作,前几日的牛排十分美味,我喜欢那个酱汁。”
  趁着游作大脑短暂的空白,左轮亲吻他的脖颈,又将他的领口一丝不苟地束起。他捡起地上的领巾,帮属于他的恶魔执事系了一个新的温莎结。
  “……是,少爷。”
↓↓↓↓↓↓
我最写不来的就是两个东西,一是车,二是天凉王破(烟)

评论 ( 11 )
热度 ( 38 )

© 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